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长军

给灵魂找一个归宿

 
 
 

日志

 
 

编制倾斜也解决不了农村教师缺编  

2008-10-12 21:02: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制倾斜也解决不了农村教师缺编

10月12日贵报发表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教授的文章《农村教师的编制与津贴亟待解决》,使我这个农村教师忍不住想一吐委屈。

教师编制就存在政策上的城乡差别,对农村学校很不公平,为什么生活工作条件艰苦的农村教师就该比城市教师多教几个学生?这对农村学生也不公平。而实际情况更糟。一所约200名学生的乡村小学只有八九个教师,要把六个年级的所有课程全包下来,麻烦可想而知。如果严格执行政策规定,小学每天上午三节,下午二节,加上早读、课外活动共七节,每周五天35节,每个教师一周大约要上22节或23节课,不说课外作业,就算只有课堂作业教师可当堂批改,不再占用其他时间,教师备课的时间也就只有每周十二三节。就这点时间还得写两种以上的教案。课程全开的话,六个年级40多个课种,要是全得备课的话,一个教师就得写四种以上的教案,因为语文数学课较重,担这两科的教师应该不会担三种以上的课,那么就得让其他教师担五六种课了,忙得过来吗?只好不让他们备课,行吗?事实上这种情况根本不会发生,因为就这八九个教师人人都得担语文或数学,所以他们每人都得教四五种课,几乎都成了“全能”教师。一些乡村小学的低年级干脆就是“包班”,一个教师把一个班的所有课程全部承担,他们在什么时间备课?除非不睡觉。其实,不备课就上课的情况在农村学校很普遍,没办法,只要语文数学,别的课基本都没上。观念有问题固然是一方面的因素,但师资力量的缺乏也是关键所在。

我十分愿意相信中央政府将会采取积极措施解决这个问题。只是,基层主管部门会不会积极配合,则叫人不大放心。我们这里县城与农村学校之间教师事实编制悬殊,简直是天壤之别。县城小学每班有四五个教师,而农村小学每班勉强1.5个教师,也许有人会说农村班级人数少,但教师授课时间不少,写教案也不少,只是少改几本作业而已。农村教师备课时间不充足,搞教学研究更是根本排不上日程。哪位老师请个假,一个班就没人管了,甚至老师请病假都得自己出代课费,所以很多学校更不喜欢教师参加什么培训。我们还能指望农村基础教育有多大发展前途呢?在这里谈素质教育那简直是奢望!教师素质都没机会提高,又怎么去帮助学生提高素质?

而且,同一个乡内各学校师资也很不均衡,中心学校以及交通比较方便的学校教师超编,偏僻学校总是缺编。县长局长乡长都公开把责任全推到了教师们的头上,批评老师们“不热爱教育事业”,贪图享受往城里跑,好象老师们是造成城乡教师编制严重失衡的罪魁祸首。且不说教师跟这些官员们比谁更会享受,咱还是就事论事,请问,县长局长乡长大人们,愿不愿意让自己的亲属到那些生活和工作条件都一样简陋的学校扎根十年几十年?如果不改善农村学校的生活和工作条件,我不知道还会有几个教师愿意在偏僻学校呆上一辈子。

再说了,公办教师到哪个学校工作,也不是自己说了算,还是“上级”安排的。要是“上级”不发话,哪个老师能把自己调来调去?说白了,城里学校教师超编,就是“上级”把自己的亲戚和关系一个个地往那里塞超的,农村教师缺编也正是“上级”得了好处就放人一个个抽缺的。如果“上级”这种权力得不到约束监管,无论政策多么完美都未必管用。有人说只要严格执行编制就没漏洞,这实在很天真,人家会找个借口把关系松的赶到农村,再把关系紧的调进城里。我已经领教过了,对策总比政策多。

何况还有农村教师想都不敢想城市教师已经享受的每年13月工资以及各种福利、免费培训什么的。有人提出可以把附近几所学校看作一个编制单位的分校,教师接受统一调度,像体育音乐美术等教师可在几所分校之间巡回教学,这不就可以设专职教师了?唉,说来说去,农村教师就是难当,没福利没奖金却有跑不够的腿,还是进城合算。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