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长军

给灵魂找一个归宿

 
 
 

日志

 
 

“疑罪从无”仍是需要普及的法律常识  

2013-09-30 21:24: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疑罪从无”仍是需要普及的法律常识

日前,在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庭,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就王书金强奸、故意杀人案二审作出裁定,驳回王书金上诉,维持邯郸市中院判处王书金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判决。同时,河北省高院在裁定书中认定,王书金不是聂树斌案真凶,但认为检方提供的聂树斌案证据在形式上存在瑕疵。(《新京报》9月28日)

既然河北省高院认定检方提供的聂树斌案证据在形式上存在瑕疵,也就等于说,聂树斌所谓的犯罪事实存在可疑之处。那么,我很想请教相关司法机关,聂树斌当初该不该“疑罪从无”?

对于每个嫌疑人都要遵从疑罪从无原则,但问题是很多人,包括很多司法机关的人员,对这一原则的认识仍然不足。

虽然理论上“疑罪从无”已经成为一项司法原则,但在现实的司法实践中,这一原则并不为司法机关执法人员普遍认可,当然也就没有得到很好的执行,更不用说,社会上很多普通人的法律常识中可能还不包括“疑罪从无”这一概念。何况某些地方的有关司法部门面对受害人及其家属的诉求,往往不会认真解释“疑罪从无”的司法原则,反而常常为了息事宁人,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判决嫌疑人有罪,实际上等于强化了人们对嫌疑人“有罪推定”的认识。

前一段媒体曾经报道的一起案件中,受害者家属即便在法院宣判无罪释放嫌疑人的情况下,仍然执意认定嫌疑人就是罪犯。而且,他们向检察院请求的是“检方抗诉”,却不是要求警方重新侦查寻找扎实的证据。他们似乎从来没有怀疑过案件可能有另外一种情形,大概他们并不懂得这种深入骨髓的“有罪推定”意识根本无助于他们所盼望的“伸张正义”,反而会伤害正义,也伤害自己伤害他人。这样追求正义,完全出自于扭曲的正义观。

其实这种“有罪推定”意识在社会上相当普遍,有些人只要听说什么人被警察带走或者被检察官约见,马上就一口咬定那人是罪犯,连“嫌疑人”这个词都省了,至于过后是否遭遇尴尬,是否会伤害他人,是否有违法治精神,是否遵从了正义原则,好像没有人在乎。而某些司法部门的表现事实上也在加强人们的这种意识,比如一些地方的司法部门抓到嫌疑人后,即使发现证据有误,或者发现不利于给嫌疑人定罪的证据,却不肯承认。这也可能与司法政绩观有些联系,某些司法部门就是立功心切,如果抓到嫌疑人,要是不能定罪,就好像浪费了工夫太可惜似的。而且一些地方的司法部门很要面子,好不容易抓到一个嫌疑人,如果放了,可能惹人笑话。但政绩也好,面子也罢,哪个能比公民的权利和尊严更重要?

“疑罪从无”作为一条司法原则不仅应该成为司法人员所必须坚守的红线,也应该成为一种广泛的社会共识。我建议,应当考虑把“疑罪从无”这一原则列入普法内容,使“疑罪从无”逐渐深入人心,由此端正公众的正义观。进一步说,当“疑罪从无”被整个社会普遍接受之后,每一个公民都有可能成为司法行为的监督者,而不再只是好奇作壁上观的冷漠看客,这既是法治精神的一种体现,也是公民精神的一种体现。由此或许可以加大社会舆论的压力,促进司法部门认真办案,在证据上的功夫更扎实些,也就更有可能避免冤假错案的发生。

新闻链接:http://money.163.com/13/0928/02/99QUV47N00253B0H.html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