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长军

给灵魂找一个归宿

 
 
 

日志

 
 

马长军:小学校长忙什么?  

2014-01-26 12:14: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学校长忙什么?
日期:[2014年1月26日]  版次:[AA25]  版名:[南方评论 随笔]  稿源:[南方都市报]   
 

    发现中国

    □马长军 河南教师

    1931年7月,29岁的刘百川受江苏东海县政府委任到东海中学附属实验小学当校长。这所小学大概相当于县级重点小学,按现在的做法,可以挂上省级市级“示范学校”之类牌子。可能因为民国时期教育普及率太低,学校也不多的缘故,县政府才有精力亲自任命一所小学的校长。如今县级重点小学的校长任命事项完全属于县教育局的职责,县政府对此未必关注,书记县长也许就没有了解小学校长任职的念头。乡村小学校长,则由教育局指定的乡镇中心校一把手负责任命。不过地方政府有报刊摊派、捐款、征缴什么费用之类“政治任务”,校长必须听从指挥积极完成,校服、作业、教辅、照相、办公文具这些教育局连锁店的生意更需要校长负责消费。如果某项“政治任务”有违政策而被举报,上级则撇清责任,校长就只能背黑锅当替罪羊。校长上行下效巧立名目搭车收费也很“正常”,是不是得到教育局和中心校的允许,谁也找不到凭据。

    刘百川显然“轻松”多了,政府、教育局没有给他分派什么经济性“政治任务”,也许觉得学生不多教师更少,捞不到多少油水,还没想起挖潜创新搞“教育产业化”把教育当生意做。刘百川还强调:“代儿童办的用品,要力求价廉而物美,价廉可以减轻家长的负担,物美可以便利儿童使用。学校所以要代办学用品的,一则是为儿童便利的,一则使儿童有练习买卖的机会,其目的并不是在营利。”(《一个小学校长的日记》第100页,华文出版社2012年)他还质疑其他学校收取报名费的做法。假若面对“择校费”,他该如何取舍?刘百川也没有遵照“上级”的指示让老师们和学生们“停课闹革命”似的放下一切大搞节庆文艺排练,不曾把“热爱祖国热爱××县热爱家乡大家唱”或者“庆祝什么什么N周年文艺汇演”作为“当前的中心工作”,一月半月地折腾老师和学生,而且也不用隔三差五地督促老师们浪费笔墨纸张炮制各种无中生有的档案材料,因而从容地以教育家的理想和热情做他小学校长的本职工作。

    刘百川做小学校长首先想到的问题是:“怎样办理接收?怎样聘请教员?怎样修理校舍?怎样备置校具?怎样改进教学?怎样改进训育?怎样提倡研究和进修?”(同前,第2页)学校的每一个教师都是他亲自考察并聘请的。如果他有机会担任现在的村小校长,就不必费这个神了。很多乡村学校师资一直严重匮乏,早些年校长还能自作主张以微薄的工资请代课教师,自从几年前教育部喊出坚决清理代课教师之后,财政拨付的款项不能报销代课教师工资,村小的校长们也只能委屈正式教师多担几节课了。教师招聘是教育局的事。这种做法最近更得到教育部的鼓励,说是为了教育均衡,把教师从“学校人”变成“系统人”,教师要“县管校用”,要求中小学校长和教师在县域内定期交流,挺折腾的。哪个校长培养一个优秀教师,教育局却一纸调令拉走了,你的心血算不算白费?你还有兴致吗?要么一个校长好不容易把一所学校搞得像个样子,自己被调走了。刘百川愿意这么高尚无私“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吗?

    如今教育局招聘门槛也不知设了多高,总是不能招到足够的教师,县城学校师资也紧缺。很多乡村小学都被看作财政负担,没被撤并还给留几个老师就不错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在乡村教育上投入半生精力的刘百川可否想到?受聘教师一旦获得稳定的“编制”岗位,没有严重违法犯罪,管你工作态度如何能力多高,都可以衣食无忧。任你是刘百川,也不能招聘教师,更无权解聘哪个,一不小心得罪哪个有靠山的,校长自己的交椅都难坐稳。同样,没有意外的话,乡村校长大多都是终身制,或者被“一刀切”退二线,基本相当于老干部离休一样逍遥。教育局和中心校随时都可以调动教师,财政局、劳动局、县纪委、乡镇党委政府等“上级”也可以抽调或者借调教师,校长一个“不”都不敢说。教育局统筹教师招聘本身也可以,但为什么总是留着师资缺口?让刘百川遭遇诸如此类局面,难免也会生出“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感慨。

    刘百川也会搞“校建工程”,不过“修理的经费有限”,他没有先装修自己的办公室,也没有给自己新置一套豪华办公桌椅,第一件要解决的是“很费事,又很费钱”的教室采光。他似乎把学校的每个角落都勘察过了,运动场要翻平,屋檐漏水要修理,楼梯及栏杆修理“力求其牢固而耐久”,“凡是不合卫生的,有危险性的,不很美观的,都择要地修理一下”。(同前,第36—39页)把“一切为了学生”挂在教学楼上的当代校长们愿意对照一下反躬自省吗?

    刘百川事无巨细地为学校谋划,如对学校卫生和学生健康都有明确的想法,扫地要洒水,用湿布擦黑板免得粉灰妨碍呼吸,提醒学生“不在日光下看书”等等。(同前,第47页)这统统不值得今天的校长们费心,他们不让学生在炎炎烈日下考试就很人道了,甚至为节约用电致使教室照明不足。除了要完成“政治任务”,他们最关心的就是考试成绩,只要结果不问过程,哪会像刘百川那样自觉地提出完全尊重儿童身心发展的教学原则?为了成绩,体育音乐美术都得让路,老师和学生的健康也可以忽略,甚至鼓励学生带病坚持参加考试。考试就是校长的法宝,每次考试成绩都计入教师量化考核绩效。而且考试名堂五花八门,一学期小学生浪费在考试上的时间足够读完一套《安徒生童话全集》。没有考试,领导们就不知道如何评价老师和学生,更有声称考试成绩也是鼓励广大师生努力工作和学习的动力。尽管老师和学生拼命为校长和局长制造政绩,但领导对师生利益并不维护,更不争取。

    也不能说现在的校长们不关心学生,不少学校都为学生安全而取消了一些体育活动,校长们的安全弦整天都绷得紧紧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阳光体育”也全都是花拳绣腿。像刘百川的学校那样制定体育考查办法,对体育成绩不及格的儿童还要和家长沟通,今天估计可以上新闻了。家长们对孩子娇生惯养也让校长乐得省心,无为而治的校长们倒还有了托词。

    当然,我必须承认今天肯定也有很多优秀的校长,甚至一点都不输刘百川的也应该大有人在,主流媒体也时有报道,挺煽情的,这种具有教育家远见的校长显然还属个别,远没有形成一股强劲的力量,他们的事迹还是个别现象,仍然属于新闻。这些非主流的个别现象在“主旋律”高调中多少也能给人一点渺茫的希望。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