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长军

给灵魂找一个归宿

 
 
 

日志

 
 

雪落惊蛰  

2014-03-06 22:22: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雪落惊蛰

常有网友问我网名“惊蛰雪”的含义,我的回答很简单,我生于惊蛰日,那天下了大雪。其实,我对过“生日”并不热心,但我还是很喜欢这个名字,更重要的是,这个有点诗意的名字时时提醒我,永远地深深地记住:在那个大雪纷飞的惊蛰,为我点亮生命之灯而经历痛苦的,是我慈爱的母亲。

我很小的时候常听大人们说,我是母亲从雪窝里捡来的。记不清是谁描述得特别生动,说是本该春暖花开的日子,突然天降大雪。雪后的早晨,我母亲起了大早上南地,听见深沟里还是婴儿的我在“哇哇”啼哭,于是就赶紧把我抱回了家。那时每个孩子好象都是“捡”来的,每个孩子也都相信。这故事对我来说实在不好听,总让我感到一丝后怕,如果母亲那天早上没有起早,没有上南地,那漫天大雪岂不真成了“白色恐怖”?

等我终于明白“捡”婴儿的故事纯属大人应付孩子追问而“瞎编”之后,从未说出的“隐忧”抛到了九霄云外,心里留下的唯有刻骨铭心的感动。

我是母亲最后一个孩子,生我那年,母亲四十二岁,已经有四个孩子。刚刚熬过三年大饥荒还没有缓过劲,又面临文化大革命风暴的1966年春天,这该是怎样的年月啊,母亲在“倒春寒”的风雪中把我搂在这世间最温暖的怀抱中。母亲后来给我讲,很多人看到我后,又是吃惊又是可怜,纷纷劝母亲把我送人,有人在我三个月大时还提出不如把我扔掉,认定我即使长大,母亲也不会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好处了,“白养活”。那些人如果没有看到我如今的模样,也许早以为我不在这个世上了。是啊,有谁会相信一个大人手掌就能够托起来,大概只有三四斤重的婴儿会长成个人?何况,母亲那时奶水也不足,只好每天抓一把麸子泡很长时间,然后挤一点麸汁熬熟喂我。母亲后来多次对我说:“妈天天一手托着你,一手就忍不住想量一下,看娃儿是不是长了。都四五个月了,妈用小拇指比在娃儿的下巴上,娃儿的下巴就跟妈的小拇指肚一样。”大哥曾很夸张地对说,像我这样的小可怜他一次能挑起200个。

大概因为我的确太小而显得格外瘦弱不堪,虽然没有生过大病,但小病一直不断。刚出生我就弱不禁风地得了肺炎,还落下了病根。有一天,邻居拿一根蒜薹给我吃,我还没长牙呢,可就在嘴里咬了一阵,当晚忽然就喘不过气犯病了,憋得脸色发紫。母亲深更半夜冒着大雨去找医生,从村中灌满水的大路沟趟过时,差点被水卷走。那时才八岁的姐姐也为此挨了母亲一顿训,至今还记着母亲当时反复交代再不准让我胡吃任何东西。大哥二哥也都为我挨过训,他们哄我玩时,常常就把我当玩具抛来接去,一次不慎把我掉在了地上,头也摔破了。母亲责怪他们:“他小胳膊小腿的,哪禁得住你们摔打!”大哥曾经说我小时候就是个“琉璃喇叭”,谁都碰不得。

我无法想象母亲整日为我担惊受累的样子,但我肯定母亲是为我白了鬓角第一根发丝。我开始记事的第一印象里,不到五十岁的母亲就显得苍老了。而且,母亲像很多六七十岁的老人一样常常整日整夜犯病,浑身酸痛。可是,每当有人得知我就是当年那个巴掌托着的娃娃而感到惊讶时,母亲总是慈祥地看着我,很骄傲地笑道:“谁都想不到啊,就这个还没猫大的孩子能长成个人。”

也许真没人想着我会长大,更想不到我还会写文章给母亲看。在那样物质极度匮乏的年月,一个弱小得简直不如小猫小狗结实的孩子能活下来,还能长成人,如今又站在母亲最敬慕的位置做了老师,我能不感动而且更感激吗?因为母亲是用心把我养大的啊!

那场大雪,那个惊蛰,我是一棵刚露头的新芽,母亲就是我的太阳我的春天。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