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长军

给灵魂找一个归宿

 
 
 

日志

 
 

马长军:警察性侵幼女,该去哪里报案?  

2014-04-03 21:48: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警察性侵幼女,该去哪里报案?

 

近日,备受社会关注的“广西全州派出所所长性侵幼女案”在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公开宣判。听到法官宣读裁定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的结果,身着囚服的吕宏面色苍白地低下了头。而坐在旁听席上的被害人文美(化名)的母亲陆梅(化名)脸上却没有浮现出丝毫喜悦,一年多的奔波维权虽然让施恶者终获法律制裁,可她心爱的女儿却受到了永远的伤害。(《中国青年报》4月2日)

一个本该维护法律尊严保护群众安全的警察强奸幼女而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加上协助组织卖淫罪,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这算不算“从重”判决?我怀疑这让历经艰难维权的受害人心里感到更沉重。从报案到立案、批捕,直到判决,这个并不复杂的案子却经历几度波折。也许公众看到太多不正常的涉警案件,这起案子似乎一点都不“典型”。不过,我还是从中发现了一个问题。

当受害人的母亲得知女儿遭到“警察”性侵之后,很自然地就去公安局刑警大队报警,甚至在报警的过程中,在刑警大队门口还跟涉案警察面对面。在这种情况下,受害人坚持向刑警队报案。结果呢,尽管受害人明确指认强暴她的人就是时任全州县公安局治安大队的副大队长吕宏,在刑警队录证词时,受害人的母亲“却发现办案人员把她第二次的证词内容改了不少。之前笔录上称吕宏是强奸犯,这次却改成了吕宏是嫖客,感觉民警对吕宏‘帮得厉害’”。看到这个情节,我很替受害人感到后怕,假如警方尚未知道有警察涉案,而安排涉案警察负责接警,故事又会怎样发展?或者换一个同样涉警的案子,凑巧就是涉案警察负责接警负责采录证词,而且涉案警察还认出了受害人,这又会演出什么样的结局?再设想,如果涉案的还是当地公安部门有点职权的某个领导,而受害人并不了解那么清楚,仍然去向警方报案,受害人的遭遇也许更值得担心。

我想我的担心恐怕并不多余,这样的联想也未必离奇。而这样的可能难道不该避免吗?涉警案件还到公安局报案,且不说受害人的权益可能很难得到维护,连受害人的人身安全都是令人忧虑的问题。所以,如果有警察涉嫌犯罪,受害人或者其他人去报案,是否有必要向能够制约和监督公安局的部门报案呢?

 

新闻链接:http://zqb.cyol.com/html/2014-04/02/nw.D110000zgqnb_20140402_5-03.htm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