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长军

给灵魂找一个归宿

 
 
 

日志

 
 

马长军:一座县城的教育欠账  

2014-04-06 22:15: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座县城的教育欠账
日期:[2014年4月6日]  版次:[AA21]  版名:[南方评论·随笔]  稿源:[南方都市报]   
 

    发现中国

    □马长军 河南教师

    早在政府1993年第一次提出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要达到4%的同时,一些县镇中小学就出现了超大班。新世纪之初,鄙县有个初中教室挤着168个学生,教室里空气都不够用了。今年教育部终于提出3-5年“基本”消除县镇超大班额现象,但听这话我觉得教育部跟我一样信心不足。那个4%刚提出就落后于世界平均数的目标直到2012年才实现,教育部的努力难道不值得怀疑?我也就不敢再空发“G D P翻几番,‘4%’早该提高”牢骚了,对小学班额不超过45人是否仍然太多,我也不得不接受。虽然有数亿老百姓支持,教育部看上去仍然势单力薄孤掌难鸣,大概心有余而力不足,很多时候也许还有点鞭长莫及,谁还敢指望教育部讨回20年的欠账?

    我所在的县城辖区有公办小学16所,但其中8所属于原城郊辖区的乡村小学,远离城区,现在仍然只有附近村里的孩子就读。城区有8所公办小学共有近1.8万个学生,680多名教师,198个教学班。规模最大的一所有学生5000多名,正式教师156个,教学班50个,大多班额都接近130人。按现行教师编制标准,县镇小学师生比为1:21,该校需要240多名教师,无论按农村标准1:23还是城市标准1:19,也都一样不够。如果班额45人,该校至少还得增加60个班,相当于又一所规模更大的小学。上课间操时,整个学校角角落落站满了学生。即使学生减少一半,学校的各项硬件设施也难达到国家标准,单说操场面积就不够,这还是全县最大的小学操场。在另一所小学,做课间操的学生挤满了操场,一班又一班卷心菜似的一层围一层,人头攒动,比乡镇年集还“蔚为壮观”。规模最小的一所有670多个学生,12个班,学校自费聘请了3个代课教师(城区各小学都有代课教师)。该校中高年级班额接近45人,但低年级都是70人以上的“超大班”。以目前的趋势,3-5年内,各年级都可能变成70人以上的“超大班”。

    按标准班额,城区小学就该有近400个教学班,8所小学都该再扩建一倍的教室,或者城区另建4-5所2000人规模的小学,教师也得再招聘180个左右。就算把“吃空饷”的和被“抽调”的全都拉回学校,师资仍然不足。也可以考虑把部分学生分流到郊区小学,但8所学校再接收1500个学生就有压力,而且不提供食宿,又没校车接送,师资也不宽裕,谁会把孩子大老远送去?

    县政府怎样消除“超大班”?城区30年来直到去年才增加了一所公办小学,还是利用一所职业高中搬迁后留下的教学设施改建的。让县政府像打造新行政区建造鳞次栉比的办公楼一样,3-5年内大手笔地建4-5所小学,纯属故意出难题有意看笑话。单说从寸土寸金的县城挤几块地皮办学校,也够领导们心疼的。后续投入在一些领导看来简直就是无底洞,是巨大的财政包袱。优先办教育只是政府的口号,把教育看作长远投资对某些领导而言是远水不解近渴,对希望升迁的领导来说,软实力不如硬实力对上级更有说服力。

    去年新生入学时,教育局要求“就近入学”,把没城区户籍又找不到“关系”的农民工子女堵在了城区公办学校大门外。表面上这样减轻了政府的压力,可是,既然有学生要求进城上学,政府的压力就仍然存在,只不过换了个方式。如果被堵在城门外的孩子被迫回乡村上学,政府就必须加大对乡村小学的财政投入,可政府欠农村教育的恐怕更多,即使想进城的孩子们不回去,政府也有责任补上在农村教育方面的欠账。

    不过,县政府自有转嫁责任摆脱压力的“妙计”。十几年来,城区民办中小学办了十几所,生意红红火火,有的还属于“招商引资”项目。教育局甚至牺牲乡村教育,大量从农村抽调公办教师支援城区民办学校。显然,乡村学生涌进城,也是政府造成的。可政府的笔杆子们却歌功颂德,说民办教育的兴起满足了群众对特色教育的需要,让农村孩子也有机会享受优质教育了。他们当然不会公开说各家民办学校根本就是做教育生意。农民工都很无奈,大城市排斥,小城镇不要,乡村又没法呆,孩子们还能去哪里?不说政府把他们抛弃就很客气了。不是政府故意这么把很多学生逼进民办学校,公办学校又该缺多少教室多少教师?

    县城初中的情况同样难叫人乐观。5所公办初中有大约9000个学生,660名教师,114个教学班———按教育部的标准,应有180个班。其中有两所初中主要招收城郊乡的学生,这样算来,城区可能有近千名小学毕业生没有就地升入公办初中,他们去了哪里?据说政府已经推出未来5-6年容纳50万人的城建规划,但愿主持城建规划的没有把学校忘掉,但愿政府不会一味指望民办学校代办基础教育。

    看着拥挤的教室,各个公办中小学的校长似乎一点都不发愁,对学生是否享受到良好的教育服务并不上心,反而还心花怒发,学生越多,财政拨款越多,多多益善。超大班不仅为政府节约了资金,学校投入的成本相对也低了,校长们手头能够自由支配的资金也就更宽绰———往往不是用来改善办学条件。教育,在很多人眼里,除了成绩就是钱的问题。一提教育,政府就叫穷,教育只能凑合了。一个人口从几万飞跃发展到20万的县城,30年里竟然只办了一所公办小学。而公园一般的新行政办公区里,哪一个大院子都比城区最小的小学大,任意一座政府大楼都超过一所小学全部教学楼的造价。政府不肯挤出一片地皮,甚至没想到把前几年政府各个机关大规模搬迁后闲置的房舍留下几处改造成学校!

    现在还很难预料县城人口发展到50万的时候会有多少学生,需要多少老师多少教室,就说当前缺少的260多间教室大概就需要2600多万元,再建几所学校的地皮1000多万元也不知道够不够,各种配套设施所需资金恐怕也得千万级的数字,再招聘大约100名教师,人均年工资2.5万元上下,一年250万元,3-5年又是一个1000万元,等等。随着人口增多,这一切都在加码,要是县政府能实现教育部的目标,今后3-5年内,包括学校办公经费等各项教育支出,县城的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每年可能都得超过1亿。早已债台高筑的县政府不在乎这笔“小钱”吗?城建规划中诸多大手笔还都等着花钱呢,不说补上以往数十年的教育欠账,3-5年内把眼前需要的完全拨付到位,也够领导费心的了。

    越想越郁闷,县城仅仅是缺了几个教师差了几间教室少了几所学校吗?“超大班”里有几个学生享受到了合格的优质的教育?小学六年级学生不会拼音和初中毕业写不出完整文章的大有人在,很多学生上了几年学,课堂上也从来没有被提问过,中学毕业表达能力仍停留在幼儿园阶段的也不少,甚至有老师半个学期都没把自己班里的学生跟花名册对上号。在这样背景下,教育改革创新只能沦为口号,学生想象力和创新意识的培养还提得起来吗?无须饶舌,几十年的教育欠账导致的后果难以估量,劣质的教育对多少人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又甩给社会多少问题,算得清楚吗?

    这是在全国很多地方都普遍存在的现象,甚至笔者熟悉的一座中心市区人口达到120万的城市,“超大班”也比比皆是,连挂牌省重点小学的当地名校都未能幸免。据《2012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2012年,全国半数以上的小学都不达标。单就经济账粗略估计一下恐怕也够吓人了。如果各地政府迟迟不肯把教育欠账尽快补上的话,令人失望的就不只是中国的教育了。我想这并非杞人忧天。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