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长军

给灵魂找一个归宿

 
 
 

日志

 
 

马长军:中小学教师的“帽子”之累  

2014-09-14 17:41: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小学教师的“帽子”之累
日期:[2014年9月14日]  版次:[AA21]  版名:[随笔]  稿源:[南方都市报]   
 

    发现中国

    □马长军 河南教师

    我先前一直为中小学人民教师的身份复杂感到困惑。早些年教师有公办和民办之分,同工不同酬。公办教师还分“干部”和“工人”。还有曾经多达400万的代课教师,有的说是“代课”,其实就是自己的工作,有一部分的确是“代他人教课”。近几年教师身份又添一种,就是由省财政支付工资的特岗教师,不知道是谁想出的名词,这政策能坚持多久?还有“支教”的,如今都学“聪明”了,多是为晋升职称而报名“支教”,农村学校未必见到人。更早还有国企内部的“企业教师”。世界上还有别的国家教师身份有这么复杂这么乱吗?尽管大家拿的都是盖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大印的教师资格证,却不能同样享受《教师法》优待。

    据说为了重振师德,教育部要打破教师终身制,是否从此教师身份也不再那么复杂?也许有人会说,教师身份复杂是有“历史原因”的,就算是吧,我也懒得跟谁计较这个了,现在还有更叫人发晕的问题。

    本来职称晋升就让很多中小学教师极其费神了。每年的文件都说晋升职称是有标准的,然而,无论你辛辛苦苦凑成的条件超过标准多少,你也不一定有希望,尤其是中小学高级职称,标准之外还有一个“指标”,就是说名额有限。够条件的人数年年增加,“指标”每年却一直就那可怜的几个,还得让“领导”优先,很多普通教师直到退休都没指望晋升职称。近年又特为中小学教师设了“正高”职称,有关方面得意洋洋地声称中小学教师也能评上“教授”职称了,说是为激励广大中小学教师,我就怕这顶高帽子又要沦为“领导”的一项可以优先享受的福利,同时又为把持职称评审的某些权势人物开辟一条新的也更肥沃的财路。下一步并非职称序列的“特级教师”会不会也批量发售呢?

    为了一个恩赐似的“指标”,教师们争名夺利筋疲力尽,甚至不择手段尊严丧尽。好像这还不够热闹,也许是为了突出教师职称的分量,几乎每年都有新标准在提高职称晋升门槛,要晋升职称的教师去申报时带的证书一年比一年多,每个人都有一大堆自己都记不清的称号。我认识一个教师一次抱了100多个证书,硬是没争到“指标”。

    这一道道门槛都是随着新课改的推进而炮制出来的。所谓的课堂教学模式有多少花样又是多么折腾,叫人说不清道不明,教师的“封号”或者说教师头上的高帽子不断翻新(也许该按时髦的说法叫“教育创新”),多得令人眼花缭乱。据说这样就为教师职称增加了教育教学研究的技术含量。

    按照“红头文件”的说法,那些“封号”那些高帽子都很有价值有意义,能激励广大教师投入新课改,有利于教育质量的大跃进,等等,听起来很美好,我也希望是那样,只是鲜花不一定都能插到芬芳的土地上,种下龙种也许会收获的是跳蚤。

    举个例子,早在2008年,河南省教育厅提出了一个“名师工程”,要在全省培养一批名师,八九年了,成效如何我还是不太了解,估计应该产生不少省级名师了。上行下效是中国的传统特色,市级名师、县级名师接踵而来,乡镇级“名师”也推出了,甚至有学校还打造出“校级名师”。“名师”之多,难以计数。可能我太过麻木,有职业倦怠嫌疑,一直没有搞清楚身边谁是“名师”,也没觉察到教育的变化,难道是“只缘身在此山中”?而这些各级“名师”一般都得先戴上相应的各级模范称号。有的“名师”同时还是“名班主任”,不过在有些地方,领导尽量把“照顾”面扩大一点,利益均衡一点,不重复戴帽。

    “名师”这顶高帽子也不是一蹴而就抢到的,少不了一个荣誉积累的过程。既然能获得“名师”称号,凡是教师所能拿到的荣誉,基本上你一个都不能漏掉。先讲几节公开课评上“教学能手”或者“课改能手”,校级的乡镇级的县级的一连串都得要,上网看几个名师讲课视频,下载一篇教案稍加改造,模仿着一课讲十遍八遍不嫌烦,而且要有讲八十遍的耐心,这样省级的证书也有了———据说“名师”就是这样炼成的,有个本地“名师”也这样公开介绍经验。“首席教师”也许不是必不可少,但在有了这个名堂的学校,多一个高帽子就等于多上了一级台阶。这称号是什么含义,我还没得到过解释,是否受了“首席小提琴手”“首席记者”的启发?“骨干教师”和“学科带头人”究竟哪一个档次高一点点,七八年来我也没搞明白。这些称号挂在谁头上,有学校公开宣布一下,有学校好像忽视了这事,大多数老师对此都很模糊,不是老师们评选公认的,全是校长或者上级主管领导认定的。某学校仅有的一个并不专业的音乐教师竟然是该校唯一的“骨干教师”,那是凭啥条件获得的?老师们也都忘记过问了。申报“学科带头人”好像还需要提交课改研究课题什么的,评审组的官僚们很好哄,随便从网上下载一堆材料,改头换面就能应付。

    当然,教师自己发表论文也是必须的,顺便得个一等奖更好。不同级别的主管部门都会组织“新课改论文大赛”之类,按级别标准交上评审费,最差也能得个相应级别的三等奖。“优秀论文奖”拿几个,县级市级省级国家级,级别越高,帽子越大,争“名师”晋职称底气越足。

    戴上“优秀辅导员”这顶帽子也能加分。指导学生发表作文、辅导学生参加奥数竞赛、组织课外兴趣小组、带领学生做手工、指导学生参加演讲等等,都可能拿到辅导证书。学生在体育音乐美术等方面有突出成绩,获得什么竞赛奖项,老师与有荣焉。只要能哄着家长为学生花点报名费,辅导证书一年拿几份是小菜一碟。有老师这样的证书攒了100多份,哪一方面的都有,真是难得的“全才”,简直是“万能辅导员”了。

    成为“名师”,还有“关键”的一条,那就是必过“师德”关,至少上级认定时,你得在档案里塞上你堪比“最美教师”“全国劳模”的描述,有“师德”、“模范”或者“优秀”之类字样的证书一大摞,你想成为哪一级“名师”,就得有相应一级的奖励证书,否则“师德一票否决”。“师德标兵”“模范教师”“优秀班主任”“先进工作者”等等,至少你得有一个,即使不能成为“名师”,晋升职称时也用得着———除了校级乡镇级的。而且,有了县级以上的奖励证书,将来退休工资也高一档次,即使不打算当“名师”,这种证书也值得争取一个。你要成了“名师”,晋升职称或许轻松一点。你也得心理素质好一点,不要为领导总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而愤怒,就算生气,回家牢骚几句算了,“小不忍则乱大谋”。领导么,拿个师德啊模范啊之类证书,不是更能起到“模范带头作用”吗?

    有了这么多花里胡哨的头衔,量化考核自然就能多积几分,就有了晋职称的优势,绩效工资也攒出了差距。所以,谁要说这么多“高帽子”纯属教育形象工程花架子,肯定有不同看法,难道不是吗?每一顶高帽子每一个“封号”都有附加值。新课改在继续推进,教育改革也天天在喊,今后再给老师们“创新”出什么新的高帽子新的封号,可能性不小。

    高帽子戴多了也会累,为了荣誉为了职称为了工资,抢高帽子的老师为数不少,脑袋被压得抬不起来,腰被累得直不起来也在所不惜。可我们美好的新课改进行得怎样了?标准答案、考试、分数还是中小学校园的“主旋律”,应试教育依然阴魂不散。师德呢?不说也罢。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