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长军

给灵魂找一个归宿

 
 
 

日志

 
 

《红与黑》阴影下的路遥  

2015-04-20 21:28: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与黑》阴影下的路遥

路遥的《平凡的世界》中有这样一个情节:成为一名煤矿工人的孙少平随身带着一本法国作家司汤达的《红与黑》,在矿井里给工友们讲“于连”的故事。路遥这么写这应该是有一点寓意的。

《红与黑》中的于连不安于现状,不甘心像父兄一样做一个社会底层的木匠,他很聪明,而且也识字“有文化”,梦想凭个人的努力与奋斗跻身上流社会。高中毕业的孙少平同样不愿陪着父兄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时代背景不同,中外文化有异,跟于连的“野心”比起来,孙少平的“梦想”显然要“现实”得多,他似乎对“上流社会”的生活没多大兴趣。何况城乡户籍壁垒分明,在20世纪后半叶的中国大陆,无比渴望摆脱农民身份“吃商品粮”的多少农村青年,即使做个同样需要体力劳动的普通工人也算“鲤鱼跳龙门”了。他们即使没有亲眼目睹,也会听说过一个农民逛大街而被当作“流窜犯”受盘问之类的事情,所以做一回阿Q的精神梦都让人心虚,谁还敢质问什么公平不公平呢?

于连被市长聘为家庭教师,却为自己的征服欲付出代价而远走他乡,但他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仍然坚持去冲撞上流社会的铜墙铁壁。孙少平做了几年代课教师,没有转正的机会,更不可能有书记对他说“好好干,提拨你当商店营业员”,被辞退后他翻过黄土高坡而到“外面的世界”,他却对改变自己的农民身份不抱希望,对“二等公民”待遇招惹的多少麻烦也都心平气和地接受了。循规蹈矩忍辱负重,艰难地以自己的额外付出去赢得他人的认可,只要做事对得起良心,吃过的苦流过的泪也都不算什么,孙少平差不多被塑造成了“劳动模范”。事实也的确如此,很多乡村少年读了《平凡的世界》,对“一步一个脚印”的孙少平都是心有戚戚。有人说,《平凡的世界》就是一锅心灵鸡汤,也是有些道理的。

在写作《平凡的世界》之前,路遥还有一部在当时引起反响强烈的中篇小说《人生》,主人公高加林的出身和生活背景基本跟孙少平一样,都是读过高中的陕北农村青年。但高加林不像孙少平那样谦逊,而是有点自负,像于连一样,一心要出人头地,好不容易“混进”政府机关,尽管他既胜任也很尽职,却因为他当初入职违反规定,还是被赶回了黄土地。高加林是否从此死了向上爬的心?作者没往下写,但在《平凡的世界》中,借《红与黑》给了读者一个暗示,拒绝认输的于连最终被推上了断头台。高加林或许可以算作半途而废的中国当代版于连,很多人都为高加林感到痛惜,农民的孩子难道天生打坷垃的土坯子吗?作者可能也有这样的困惑,于是他给高加林指出了另外一条人生之路,那就是孙少平的选择。可以这么说,高加林和孙少平是一个有文化有知识有志气的农村青年的两种可能。应该还有第三种甚至更多的可能,比如像孙少平的哥哥孙少安一样成为村里的“致富带头人”,这可能是每个守在黄土地的乡村青年梦寐以求的,但这跟孙少平成为“吃商品粮”的矿工一样,属于个别现象,大多数只能一路追求他们的梦想。或者像孙少平的妹妹那样通过刻苦学习考上大学,只是对于乡村青年而言,这样的机会微乎其微。只能说,孙少平一家人的命好。《平凡的世界》所反映的时代,很多农村青年连小学都没读到头,即便现在,“农三代”接受的义务教育也都是打了折扣的,他们对前途的选择依然十分有限。而那些考上大学跳出“农门”的“鲤鱼”无论是找工作还是踏入职场,也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表面上看,于连和孙少平几乎是朝着两个截然相反的人生方向迈步。于连利用“爱情”攀龙附凤,成了上流社会的一员,但扭曲的爱情让他自吞苦果,不幸陷入权力倾轧的齿轮中而做了牺牲品,演绎一场人生悲剧,结果变成了一个“杀人犯”,“野心勃勃”最终却葬送了“卿卿性命”,无疑算一个失败者,也成了某些正人君子眼里的“反面典型”。高加林的爱情则见异思迁落个鸡飞蛋打,落魄而归,大概要过一段抬不起头的日子,悔不当初。路遥则对孙少平厚爱有加,让他坚守传统,对爱情赤诚而坦荡。可是,无论是一个农民的儿子跟高干的女儿之间,还是一个煤矿工人跟省报记者之间,这样的恋爱很符合“打破封建爱情观”的宣传口径,只不过对照现实,故事如何往下发展?断掉这段缘分又毁了一个美好的爱情故事。作者给自己出了一个难题。于是,只好让高干的女儿高尚地牺牲,一段没有浪漫起来的“爱情佳话”不了了之,让机缘巧合而终于成为煤矿的一个正式工人吃上了“商品粮”的孙少平依然心甘情愿踯躅于社会的底层,踏踏实实就赢得了幸福美满的生活,过上了让很多乡村少年羡慕的日子,能够继续鼓舞“平凡的世界”那些生存者无怨无悔,而不至于重蹈于连或高加林的覆辙。这样似乎可以入选“成功学”教材做一个“正能量”的案例。


路遥让孙少平读《红与黑》,恐怕就有让孙少平镜鉴于连这个“教训”的意思,提醒孙少平不要像于连那样好高骛远“野心勃勃”。而且,不仅有高加林的前车之鉴,在《平凡的世界》中,路遥还塑造了孙少平的姐夫“王满银”这个有点惹人反感的形象,这是一个不务正业游手好闲好吃懒做的二流子,一心想到外面赚大钱,结果却一事无成,混得十分狼狈,最终幡然悔悟洗心革面回到了家乡的黄土地,乖乖回到了妻儿的身边。生于1949年,一直生活在计划经济占据绝对主导的时代,路遥对市场经济的认识可能相当模糊,也许跟当时的很多人一样,视小商小贩为“投机倒把”,对市场经济还有些抵触或者感到恐慌,想象不出在外面闯荡多年见过世面的“王满银”会有另外一种形象让人“刮目相看”,只能让“王满银”遭受众人的奚落和责骂而痛改前非,回归小农生活,这在小农意识浓厚的乡村才算是“正常”。一部经历了时间考验的世界经典名著,一个小说中的“现实人物”,警示孙少平们,想入非非不安分不本分是没有好下场的,用一句俗语说,就是“认命不吃亏”。屈从于现实,跟着政策走,听天由命,个人幸福指数就能得到提升。
多年前听收音机上连播《平凡的世界》,一直觉得沉闷而压抑,在孙少平身上没有被批评的同时代的青年浮躁,他那的确令人佩服的沉稳与坚定,甚至叫人忽略了社会刚刚开放的鲜活气息。这是否因作者对比《红与黑》中的于连,还有他心里可能放不下的高加林,担心青春焕发的激情点燃躁动的欲望而有意为之?塑造符合政策或者图解政策的人物典型,这种“人类灵魂工程师”的使命感也是当代中国文学的传统。然而,“开弓没有回头箭”,踏上开放的旅程,乡村少年就要不可遏制地释放内心的向往,这需要引导,但《人生》和《平凡的世界》或者孙少平恐怕力不从心。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